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官方微信 手机客户端

99垣

99垣 首页 老年人 查看内容

94岁捐1857万,95岁再捐1711万,她是中国最后一个穿裙子的先生,却从未上热搜,少人问 ...

2019-5-18 10:34| 发布者:xlxnews| 查看:45| 评论:0

摘要:在《朗读者》上,董卿这样介绍过她:她是白发的先生,她是诗词的女儿,她是中国古典文化的传承者,传播者,也是很多人通往诗词国度的路标和灯塔。她便是叶嘉莹先生。《朗读者》叶嘉莹:为中华古典文化而“吟诵”若有 ...

在《朗读者》上,董卿这样介绍过她:她是白发的先生,她是诗词的女儿,她是中国古典文化的传承者,传播者,也是很多人通往诗词国度的路标和灯塔。她便是叶嘉莹先生。

《朗读者》叶嘉莹:为中华古典文化而“吟诵”

若有才华藏于心,岁月从不败美人。

看到她,明白这句话的真谛。

一个优雅一辈子的女人,一个赤子情怀的女人。

她是中国古典诗词研究专家;

是受聘于台湾大学,哈佛大学等多所大学客座教授;

是2015-2016年度“影响世界华人大奖”终身成就奖的获得者。

她90岁生日时,总理亲自写诗为她祝贺,称赞她心灵纯洁,志向高尚,为传播中国文化作出重要贡献:

心灵纯净,志向高尚,诗作给人力量,

多难、真实和审美的一生将教育后人。

人民日报评论她:为中国诗词之美吟哦至今,更活成了人们心中的诗。九十载光阴弹指过,未应磨染是初心。诗词养性,先生风骨为明证。

她就是叶嘉莹。

提起叶嘉莹先生,很多人第一印象就是《朗读者》那个气质卓越,文采斐然,连主持人董卿都亲切的称一声“先生”的老人。

是的,很多人尊称叶嘉莹先生是中国最后一位“穿裙子的士”,事实上,叶先生是当之无愧,也名副其实。据南开大学校友会消息,就在前天,今年95岁的南开大学中华古典文化研究所所长、加拿大皇家学会院士叶嘉莹先生再次向南开大学捐赠1711万元

去年6月,94岁的她就将北京及天津的两处房产出售所得的1857万元全部捐赠给了南开大学教育基金会,同时还把版税、稿酬也捐赠给了南开,用于设立“迦陵基金”,支持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与研究。加上此次捐款,目前她已累计捐赠3568万元!

她的捐赠源于她对诗词的热爱:“我太喜欢中国的诗了,我讲中国的诗,我真是把我的感情都投进去了”

也就是这位老人,用尽了自己一生的时间,

只做了一件事——将中国古诗词的美带给世人、

浮和沉,名与利,都不是她追的东西。

她一生最大的愿望就是为年轻人开一扇门,

将美好的吟诵传承下去。

她才是值得我们一生追寻脚步的“真正的明星”

01

一生漂泊、半世艰辛,她始终优雅

叶嘉莹忧患不断却成就斐然的一生。

叶嘉莹,号“迦陵”。1924年,她出生在北平的一个书香世家。

那一年,林徽因21岁,萧红13岁,张爱玲3岁……

幼年丧母,她比一般人提早感受到了生命无常,死生隔离的痛苦,叶嘉莹只能在诗歌中聊以慰藉。

叶嘉莹说,她这一生都被命运推着走。

“让念书,也就念了。毕业后让教中学,也就教了。一位老师欣赏我,把他弟弟介绍给我,后来也就结了婚。”

1948年,她结婚随丈夫迁居台湾。

婚后,她随丈夫迁到了台湾,并产下大女儿。

丈夫因思想问题入狱,她和幼女也一度被拘,政治风暴让她无以为家。

为她只能带着女儿四处奔波,一边带着女儿教学求生,一边打探着丈夫的消息。

三年后,丈夫终于出狱了。

但三年的牢狱生活,让丈夫性情大变,对她轻则谩骂,重则家暴。

她甚至一度绝望,曾想结束自己和女儿的生命。

她在一篇文章中提出了诗词“弱德之美”

她说诗词存在于苦难,也承受着苦难,因此是“弱”的。但苦难之中,人还要有所持守,完成自己,这是“弱德”。

她说自己一生没主动追求过什么,面对不公和苦难只有尽力承担,她极其坚韧,“把我丢到哪里,我就在那个地方,尽我的力量,做我应该做的事情。”

1966年,她被台湾大学赴派往美国讲学。

1969年叶嘉莹携全家迁居加拿大温哥华,获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终身教职。

42岁的叶嘉莹每天熬夜恶补英语,常常查字典、练口语到凌晨两三点。让很多不懂中国文化的人爱上了中国古典诗词。

那一年她52岁,大女儿跟女婿在一次出游时出了车祸,两个人同时不在了。

年逾半百,痛失爱女。

料理完女儿女婿的后事,叶嘉莹闭门不出,日日哭泣,写了10首《哭女诗》哀悼女儿、女婿,首首催泪,句句断肠。

经过一轮轮苦难,叶嘉莹突然觉悟到,

她要让自己从“小我”的家中走出来,要回国教书,要把“余热都交给国家,交付给诗词”,要把“古代诗人的心魂、理想传达给下一代”。

02

我一生中做过的唯一一次主动选择

就是回到祖国教书

1977年,中国恢复高考,她终于回到了阔别已久的祖国。

当看到火车上的年轻人在捧读《唐诗三百首》时,她觉得尽管这个民族历尽劫难,但诗歌的灵魂不死。

回到祖国,叶嘉莹受到了热烈欢迎。

初回到南开,她讲课时台阶上、窗户上都坐着学生,她得从教室门口曲曲折折地绕,才能走上讲台。

叶嘉莹白天讲诗,晚上讲词,学生听到不肯下课,直到熄灯号响起。

期间还受邀到全国的各个名校讲学,足迹遍布大江南北:

香港中文大学、台湾大学、哈佛大学、哥伦比亚大学、剑桥大学、日本九州大学、新疆大学、南开大学……

课堂场面热烈,座无虚席。

她说:“我一生中做过的唯一一次主动选择,就是回到祖国教书……”

如今,年过九十的叶嘉莹先生依然坚持讲课,有人给她递椅子,她拒绝了:我从21岁教中学开始,就是站着讲课!

94岁高龄的叶先生依然站在课堂上。叶先生说:只有当面的传达才更富有感染力。“如果到了那么一天,我愿意我的生命结束在讲台上……”

她讲词时 你能看到她眼中闪烁的光芒,属于文人的“精气神”,非有对文化的大爱不能如是!

03

光阴弹指过,岁月从不败美人

她才是这个时代真正的明星

叶嘉莹先生曾说:“卅载光阴弹指过 未应磨染是初心。”

在家中的小客厅里,她每周给学生上一次课,逐字逐句地帮学生批改论文。她听力不如往昔,上课时学生发言,需要坐得离她近一点,声音大一些。

有学生曾经问道:“您讲的诗词很好听,我们实际生活有什么帮助呢?”

叶嘉莹先生这样回答:

你听了我的课,当然不能用来评职称,也不会加工资。

可是,哀莫大于心死,而身死次之。古典诗词中蓄积了古代伟大之诗人的所有心灵、智慧、品格、襟抱和修养。

诵读古典诗词,可以让你的心灵不死。

真正的勇士,就是认清生活的真相后,还能依然热爱它。

她也被公认为在海外传授中国古典文学时间最长、弟子最多、成就最高、影响最大的华裔女学者。

2017年4月,叶嘉莹先生在搀扶下颤颤巍巍地登上《朗读者》的舞台,为传播“真正的吟诵”身体力行。

现在她把毕生财产捐给国家教育事业,继续为弘扬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发光发热。

“我这个莲花总会凋落,可是我要把莲子留下来。”

就是这样一位先生,半生的离乱,悲苦的一生,仍有一颗赤子之心。

没有喧嚣,不争不抢,默默努力,为了心中的理想,这才是这个时代最该有的“明星”。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最新评论

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顶部